回顾大学申请的长久历史,即使像哈佛、耶鲁这样的大学都录取了绝大多数的申请者。当然,在这种通常被视为一个富裕白人男性(他们至少与这类高校或上层社会有一定的联系)的聚集地来说,开始时录取的人并没有多少。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学生上大学的兴趣愈加浓厚,而且他们也符合相应标准,招生办不得不变得更为苛刻。这种不怎么光彩的方面(如对犹太人和黑人的歧视)可以在卡拉贝尔的一本十分出色的书——《被选中的: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的入学标准秘史》中找到一些端倪。                                                                                                                                        

总之,苛刻的大学招生开始就是为了把“不受欢迎的人”排除在纯种白人学校并进一步将这些人排除在其社交圈之外。SAT考试,起初视作为一种发觉人才的一种方法,后来发展成为辨别“精英”和普通人(在语境中,指犹太人,他们通常在学校及考试中都有优良表现),这些人尽管学术成绩很好,但仍不被认可。像安多佛、埃克塞特、圣保罗大学等这些附属学校为填补公立学校排除出的名额,提供了大量的学生。

到了大学激烈竞逐以及更多学生申请专科学校的时代,各大学不仅为更多学生而竞争,也为自身的排名而竞逐,从而吸引更多的学生。对自身国家级而非地方性的等级定位的需求也激发了各校董和大学校长的斗志。招生人员遍布全国及各大洲,以吸引更多的申请人并提高学校的声誉。

一种建立这种地位的方法就是降低录取率。一个等级排名通常是基于一个大学拒绝了多少申请者,而不是录取了多少。忽然,这一拒绝数量(或录取率)成为了一所高校质量的指标:拥有更多选择,学校就会仅录取这些人中最好的;录取率越低,学生质量就越高。因此,在公众的思维中,录取率最低的学校一定就是最好的学校。

这种想法的人有很多,因为大部分人都想进入做好的大学。申请越来越多,招生率越来越低,这种残酷的体制为各高校欣然接受,它们的录取率降到10%,又降到8%,最后降到了5%。(举一个典型的例子:著名的芝加哥大学10年前的录取率为44%,但随着其竞争者降低录取率,威胁到了它的排名。因此,芝加哥大学聘请了一位招生官为吸引更多申请者而把录取率降到了2009年的27%,而且最近甚至降到了8.8%。这种策略的关键就是放弃被人诟病的申请难度转为使用广泛认可的“非正常申请”)

这种衡量一所学校质量的问题在于它与高校的实际质量毫无关系。它衡量的是“输入”而非“输出”或是学生入学后的4到6年间获得自身增加值。Alexander Astin在其新书Are You Smart Enough?: How Colleges’ Obsession With Smartness Shortchanges Students中写道:你如果从教育角度上看待高等教育,这种对吸引聪明学生的做法毫无意义,因为,他的重点在于获得优秀学生而不是把学生培育的更好。 大学官员更多的关注学生入学时的分数而不是其在大学里获得的提高。事实上,在大学期间,学生上完功课后,多数学校根本不会再进行测试以判断学生掌握了多少知识或获得了多大的提高。

通过强化申请者间的竞争,各高校顾及的是自身的利益而不是学生的利益。更确切的说,对于苛刻的高校,多数申请者仅仅是炮灰而已,而不是拥有希望或激情的个体。申请者去大学深造的机会被大学招生处的运行效率和其提升排名的需求剥夺了。(我经常听见一些程度一般的学生生说,我将申请耶鲁就想看看能不能被录取)

令人高兴地是,一些学校坚持人文的态度而抵制这一趋势。许多年前,在招生办主任这一职位尚未兴起,时任阿默斯特学院院长的尤金比尔威尔逊,认真审阅申请者资料以寻找与学校相互契合的学生。在他的一个关于专科学校的研究报告里,他写到:他希望为学校和申请者做出最好的选择。我们不在乎数量。

在这一关键时刻,哈特福德额三一学院采取了相同的策略。它的新任院长Angel Pérez在其上任时对学校职工解释到:在我来到三一学院的第一天,我告诉我们的招生团队我们不必追求更多的申请者,而是追求正确的申请者。去年,我们用了一年时间让学生确立了真正的兴趣,这些学生理解在一个城市环境中学习文科的特殊性。

为强化对待申请者应持对待学生的态度,而不是面对数据的理念,他也强调颁布其他政策:2015年10月,三一学院宣布其在招生过程中不在要求SAT和ACT成绩,该校通过这一成绩录取了2020级40%的学生。招生办公室也开始仔细关注学生在大学期间最有望成功的个人特点,这些特质包括毅力、创造力、好奇心和克服逆境的能力。招生顾问通过举行面试、审阅学生文章、考虑老师和学校导师的反馈来衡量学生成功的潜质。

令人惊奇地是,尽管2020级学生也是近年来三一学院采取最苛刻方式录取的学生,但与他们期望的一样优秀。Perez对这些数据不屑一顾:

美国新闻网大学综合排名如何为私立学校所操纵。

新大学排名警醒我们认识到美国高等教育出现的问题

当大学以考试为导向,谁将最终受益?

 

我们不通过大学拒绝了多少学生衡量成功,相反,我们为这届学生发挥所长,充分融入哈特福德社区并在学校有所作为而庆贺。

当前,“适合”“契合”成为了择生的标准并且大学不再过分关注彼此竞争而是寻找它们能教育的学生,尽管这被标榜为一种新的理念,事实上这仅是一个大学招生正轨的回归。努力寻找最合适的学生而不是吸引最多的生源不仅意味着一种更为人性化的招生程序,也意味着对所有相关人员的潜在益处。把人作为一个体而不是个相互交易的申请人,这种关注,也许并不会提高学校在媒体上的排名,但是,这见证了高校对录取学生的进行教育的承诺。

更多信息请登陆网站https://www.liuxue-us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