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是完成大学申请文书的最佳时期——但写出一个使你闪光的文书并不那么容易。
在明尼苏达州出生并长大的Priya George希望在另一个州完成大学学业,从而扩大自己的视野。
马上在威扎塔高中就要升到高三的这个17岁女孩正在准备申请一些顶级大学,包括波士顿大学和杜克大学。她绝对是这些大学心怡的对象:出色的成绩、优异的ACT分数及充斥各种课外活动的简历——参加演讲辩论俱乐部、学校音乐剧的演员以及应对精神健康俱乐部的共同创立者。
她需要做的仅是写一份精彩的文书来实现自己的愿想。
她说:“我已经绞尽脑汁了,一想到这个,我感到既紧张又兴奋。”
许多学校把申请看作是一份申请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而且如果这不能给申请者带来足够的压力,那么还有很多其他方面需要关注。
文书一定要剪短,同时又能充分展现学生的各个方面。它们必须能在众多的申请中脱颖而出——去年,有80万这样的申请——这些相关申请者没有因自吹自擂而被刷下。尽管这些文书应该精心设计并且文雅,但如果招生官感到太过的话,也会遭到拒绝。
听起来像是笔者故意这么说的,但这并不是本文的目的。
Rachelle Hernandez是明尼苏达州大学招生处的主任,在那,文书写作只是一个鼓励学生完成的选项。他说:“文书的写作并不是为了给予学生负担,而是给他么提供了一个可以向招生委员会充分展示自己的机会。”
全国范围内,“准高三生们”——他们在学校秋天开学时就要上12年级了——正在用暑假时间来确定申请文书的主题,因为文书写作在许多高校申请中都是强制性的。当前的普通申请提出了5个提示主题以便学生选择来进行文书的写作,从而向600所高校提交。
要求的文书长度是250到650字。通常,可以归为10段来解释及审查学生的个人资料。
Rhemi Abrams-Fuller,诺斯菲尔德卡尔顿学院招生处的主任高级助理,他说:“我们在工作中处理了许多数字和文字。文书给了我们一个了解学生个性的机会。
卡尔顿学院仅接受20%的文书,并且每篇文书会由两个小组来审查。他们不仅筛选主了要的学生,也从整体上对将来的学生做了一个审查。
Abrams-Fuller 解释说:“我们坚信创立一个班级的使命。我们希望在班级和宿舍里创造一个多元的思维与背景环境,因此,我们想知道他们对什么充满激情。我说,写一些让你闪光的东西,但也不要夸大其词。”
Linda Rue是一位私立大学招生顾问,她认为文书的重要性不能过多情调。她说:“文书必须发自学生的心声。学校能轻易辨别出那些得到过多帮助的学生文书。高校希望了解你是怎么生活的,所有学校都期待那些具有吸引力的学生。”
学校的Hernandez说,招生官不会仅仅被学生个人描述的优异成绩迷惑。她说“我们注意查看这些信息是否与申请中的其他信息相违背还是相辅助。它是否涉及了学生对某一领域的兴趣、或曾经的一个经历?这些点可以连接起来以展现这些学生看中的到底是什么?”

了解相关事项

有过申请经历的父母或兄长姐姐是一个巨大的助力,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优势。圣托马斯大学的ThreeSixty的新闻项目为这些申请评出了不同级别。春节期间,这一项目组为明尼阿波利斯罗斯福和圣哈丁保罗高中的36名成绩较低的学生提供了首个大学申请文书训练营。与志愿写作教练一起,对这些学生进行头脑风暴、修改初稿并进行精炼以形成一份随时可以提交的文书。
15岁的Randy说:“这个帮助真让我舒了口气。显然,比起我自己绞尽脑汁,这样写的顺利的多了。”
他的文书很精练,只有545个字。以对一个早晨的描述开始,那天,他去吃早饭,却发现妈妈在抽泣。后来,他了解到自己的父亲被驱逐出境了。
Randy在科学和数学方面很出色,希望以后学习工程学。他写道,“那一刻是我们的转折点。我的生活改变了,我的家庭改变了。我看着我妈妈,现在她是一位四个孩子的单身母亲,没上过大学,为整个家而操劳着。她现在不得不做着三份工作,这仅仅刚好够房租的钱,也意味着我们很少能看到她。”
这个实战营鼓励像他这样的学生展露这些他们总试图掩盖的故事。
项目协调人Bao Vang说,“这些学生被边缘化了,不愿谈及自己的故事。我们必须鼓励他们。我们知道学校对这些故事很敏感。他们说, ‘我们希望我们学校在这方面有些弹性。’”
31岁的Vang同她帮助的学生们一起应对了一些类似的问题。其父母离开老挝来到美国后,她在圣保罗出生。她说,“我对自己生活的困窘感到很尴尬;我不希望别人知道我们的不幸。直到我开始写自己的故事时,我才认识到这些故事很有价值。这些文书帮助我们的学生更好的了解自己的经历并展现他们能够给予这个世界的一些力量。”
尽管一些准大学生不可避免的会推迟申请,但对威扎塔高中的指导顾问Jen Landy来说,这种拖延是不被鼓励的。

她说,“应该在时间很充裕的暑假就开始行动。我提醒他们这是一个过程。很少学生有这种天赋,坐下来,一天就能把文书写好。好的文书是需要时间的积淀的。”
威扎塔高中的学生George把此话深记于心。暑假期间,她要在哥斯达黎加花一周的时间研究切叶蚁,她想这能不能作为文书的素材。作为一名印度移民的后代,她也在想能不能把自己的传统文化鉴赏作为一个话题。或者,她也许可以采用一些与音乐相关的东西;她喜欢唱歌。
她说,“我参加了‘美国偶像’、‘好声音’及‘X元素’的试音。我真的很想晋级,但我没有成功。也许这个也可以:你如何从失败和成功中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