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学生甚至老师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不当内容。你要知道这样对于要进行大学申请的学生来说会为大学招生官了解的更彻底。事实上,绝大多数高中生对自己社交媒体的发布都很负责,我们只听说很少部分在这方面出错成为了别人的前车之鉴。
学会家长问我的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各高校会不会在社交媒体上“钓鱼执法”?各院校会不会主动搜集未来申请者的相关信息?
最近对近400名招生官进行了一份调查,研究表明浏览申请者的社交媒体以获得更多信息的招生官数量达到历史新高,为40%—是2008年此比率的4倍。进一步研究也表明仅11%的招生官“经常”这样做。在过去两年间,通过谷歌来搜集申请者信息的招生官数量趋于稳定,达29%。
高校在关注些什么?
我们注意到,招生官现在不止关注申请者的传统信息(GPA、标准化考试、课外活动)而是转向通过谷歌和脸书来搜集学生更多的信息,这样做利弊参半。
特长生——如音乐家、作家、模特或诗人等经常邀请招生官看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的发布,依据Kaplan的研究,42%的招生官说,与前两年相比,这种趋势愈加明显。
奖学金核实——学生提交他们的申请后,并不存在正式的事实追踪。无论学生提交什么类型的财政救助、承诺时间以及学生在课外活动或工作经历中的表现怎样,高校通常只评估表面的信息。然而,一些极其重要的奖学金项目需要这种调查来对学生进行甄别。
负面影响——一些招生官说如果申请人提及自己有犯罪记录或曾受过纪律处分,他们就会通过网络手段了解更多细节。
奖学金申请——申请特殊奖学金的学生要受到详细的审查,因为学校要确保这些申请人确实符合条件。其他进一步的核查可以以网络的方式开展。
导致一个学生的社交发布被审查的最糟糕原因被称为“录取迫害”。糟糕的事实是一些招生官有时会收到恶意破坏他人录取机会的学生或家长的匿名警告。也许,他们以为这样,自己就可能被录取了。招生官通常会追踪所有这类质指控。